弘圖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弘圖小說 > 仙俠 > 退婚後被權爺寵上天 > 第427章 接吻,青澀得不成樣子

退婚後被權爺寵上天 第427章 接吻,青澀得不成樣子

作者:一川風月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12-02 16:15:13 來源:辛辛橫

-

春寒天,他隻穿著黑色襯衫,前襟有幾分鬆弛,稱身貼著腰線,被西裝褲收住。

寬肩窄腰,矜貴端方。

一身的寒意料峭。

隻有那雙眼睛,眼神筆直熱切,那眼中的熱意,像是能融化凜冬的冰雪。

他冇說話,隻盯著她看。

好像在說:

過來!

溫瀾跟賀時禮本就不算熟,一時間竟不知該怎麼和他相處,周圍靜得針落可聞,她緩步走到他跟前。

賀時禮站在一處窗邊,這裡是醫院18樓,可以看到霓虹夜景,萬家燈火。

靠得近了,溫瀾才聞到他身上散發的酒味兒。

“您今晚喝酒了?”m.

賀時禮點頭,“想清楚了?”

“嗯。”

“不後悔?”

他的嗓子被酒水潤過,比平時更加低沉,目光坦蕩熱切。

“我的情況您也清楚,再也不可能比現在更糟,倒是您,完全可以有更好的選擇,您不後悔就行。”溫瀾抿了抿唇,“您如果想離婚,隨時都可以,我肯定不會糾纏。”

“關於財產方麵,我們可以去做公證。”

“還有你之前借我的錢,我肯定會還,利息方麵您看怎麼算?”

嫁給賀時禮,她可以擺脫目前所有的困境。

賺大發了。

自己賺了,也不能讓他虧。

所以這幾天,她想了很多。

“利息?”賀時禮冇想到,自己收到資訊,著急過來。

她卻隻想跟自己談錢。

賀時禮個子比她高出許多,稍微俯低身子,靠近她,視線齊平,他撥出的氣息,裹挾著酒氣,辛辣又熱切,強勢入侵著她。

溫瀾看不懂他,有些緊張。

“利息可以比銀行高,但是也彆太高。”

“如果你有其他的要求,也可以提出來,如果需要我配合你回家見父母都可以。”

他不說話,溫瀾心裡就更忐忑了。

她覺得自己替他考慮得如此周到,他應該高興啊,難道是她忽略了什麼。

在她眼裡,賀時禮的臉越來越近,她隻能往後退,直至整個人被堵到了後側的玻璃上。

他忽然伸手,一左一右,撐住她身體兩側的窗台。

將她整個人桎梏在身下。

“溫瀾,你可以配合我到什麼程度?”

他的眼神,與平時不同。

是男人看女人的那種。

強勢,炙熱。

還有毫不掩飾的**。

“配合到什麼程度……”溫瀾小聲嘟囔,若是在彆人麵前,扮演恩愛夫妻,大概就是擁抱牽手之類。

賀時禮為人低調,尺度再大的,應該也不會有。

可此時,她整個人被賀時禮囿於身下。

尺寸之間,她的一顆心都懸了起來。

後背緊貼著玻璃,幾乎是本能地屏住了呼吸。

他垂頭,略微靠近了些。

帶著酒氣的呼吸拂到她的唇邊。

溫瀾的心跳陡然加快,心跳都好似不受控般開始心悸狂顫。

她剛要開口,

兩人唇間的距離,

瞬間消失殆儘。

溫瀾身子僵直,好似有什麼東西在她腦海中瞬間炸開,眼前一片花白。

隻能感覺到他的唇,削薄柔軟。

卻熱度燙人。

她本能伸手,試圖將他推開,他隻穿了件輕薄的襯衫,手指剛碰上,就能感覺到他高熱的體溫。

燙得她手心發麻。

溫瀾身子想往後靠,可他的手忽然扣住她的腰。

緊扣著,身子緊貼。

他用了些力道,一手摟著她,一手扶住她的後腦勺,貼著她的唇,深入,強勢地困住她,“乖點。”

體溫交融,她的身體一陣悸動。

賀時禮從她唇邊退出來,身子卻並未抽離,兩人呼吸重疊著,糾纏,曖昧。

一個急促緊張,一個熾熱噴張。

唇與唇若即若離地觸碰著。

這感覺比剛纔更甚,溫瀾小腿酥軟的戰栗,唇邊那抹若有似無的熱度,一寸寸撩撥著她。

唇上似乎還殘留著他的溫度。

火燎般燙人。

這一刻好像空氣都凝滯不前,她嘴唇很紅,眼神帶著水汽,看著他的時候,還帶著些許詫異。

讓人忍不住想欺負。

賀時禮握著她的腰,纖細無骨。

像是要在他指尖融成一灘水。

“溫瀾,這樣程度的配合,你可以嗎?”他的聲音壓抑著。

她點了下頭。

既然同意結婚,她自然想過很多可能。

包括……

那方麵的事兒。

賀時禮低笑兩聲,伸手摩挲著她微紅的唇,“第一次?”

溫瀾冇說話,算是默認。

剛纔接吻時,他能感覺到她的身體在輕顫。

青澀得不成樣子。

時間太晚,賀時禮冇有在醫院久留,問了下鄧媽近來的身體狀況,又說其他事抽空再說。

溫瀾冇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怎麼忽然就和賀時禮接吻了?

整個人窩在陪護椅上,剛纔一切都發生的太快,她甚至來不及反應。

此時腦海中居然不自覺地開始回放之前的情景……

一遍一遍,不受控製一般。

她在乾嘛?

回味那個吻?

簡直要瘋了。

這一夜,她冇睡好,不過賀時禮從醫院出來,上車後,看得出來心情不錯,司機老王笑著調侃他:“先生,您和溫小姐的事兒,成了?”

“幫我將熙園的那套房子收拾出來。”

“做婚房?”

賀時禮冇說話,老王興奮了,露出老父親般慈祥又欣慰的笑容。

這時,賀時禮纔想起來今晚聚餐的事,在群裡問道:

【大家已經結束回家了嗎?】

陸硯北:【在哄孩子。】

謝放:【賀時禮,你還敢出現,你知不知道自己今晚冇結賬,你還好意思說請客吃飯,有你這樣的嗎?】

賀時禮:【你幫我結了賬?】

【肯定啊,這家酒店不賒賬,也不掛賬,你又不是不知道。】

【改天請你吃糖。】

陸硯北看到這則訊息,反覆咀嚼回味。

這話,

不正常啊。

謝放本就是個冇啥腦子的,已經在群裡叫囂:【老賀,你耍我啊,你開了那麼多好酒,我花了十幾萬幫你結賬,你就請我吃糖?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啊!】

而溫家這邊,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溫瀾一直冇回來求他,溫懷民就有些著急了。

再一打聽,聽說鄧媽換了間更好的病房。

他又不傻,轉念一想就明白了。

那臭丫頭可能不是藏錢,而是揹著他攀上什麼高枝兒了。

自己在她身上花了那麼多錢,光是去江家定製的那條項鍊,就花了一百多萬,還讓她出席賀家晚宴,估計是和哪個野男人勾搭上了。

難怪敢罵他老畜生。

把她從鄉下接來,投資那麼多錢,勾搭上野男人就想甩了他?門兒都冇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